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快穿之长舌妇洗白手册》长舌妇 第十三章 战国长舌妇11 快穿之长舌妇洗白手册GC

《快穿之长舌妇洗白手册》长舌妇 第十三章 战国长舌妇11 快穿之长舌妇洗白手册GC

发布时间:2020-07-09 16:05:50编辑:百小白来源:阅文集团小说作者:张菻珈 状态:已完结

《快穿之长舌妇洗白手册》为张菻珈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郑袖是被热醒的,她醒来时,身旁的人像只大火炉,紧紧搂着她。 她被热得心烦意乱,扯开他的手,离远了些。 再一看窗外,天已破晓,油灯

>>>《快穿之长舌妇洗白手册》在线阅读<<<

《快穿之长舌妇洗白手册免费试读


郑袖是被热醒的,她醒来时,身旁的人像只大火炉,紧紧搂着她。

她被热得心烦意乱,扯开他的手,离远了些。

再一看窗外,天已破晓,油灯的光微弱,再过不久,熊槐就应该上朝了。

他还没转醒的迹象,双目紧闭,两手伸向她的方向,保持着最初搂她的那个姿势。

睡觉的他面无表情,高鼻薄唇,显得冷静冷酷,郑袖全神贯注地看着,时而捏捏他高挺的鼻子,时而拔拔他的眼睫毛。

“唔。”睡梦中的他无意识地嘟起嘴唇,显出几分不经世事的单纯可爱。

郑袖升起别样心思,捏住他那鼓囊囊的两颊,往外一拖,一放,他的脸就像变形的皮球一样,任她揉捏。

“爱妃,别闹。”他睁开眼,迷糊糊地抓住她的小手,往自个儿怀里放。

“大君,该上朝啦,上朝啦。”郑袖小声催促。

他直接捂住她嘴巴,双眼清明,郑重道:“安静,再睡一会儿。”一秒后,马上破功,合上眼,身旁传来他规律的呼吸声。

又赖了半个时辰后,他才肯起床换衣服,他是个小心眼的男人,想报复郑袖刚刚的举动,故意在她的耳边一遍一遍说道:“爱妃,起来,替不谷穿衣。”

“不起!”郑袖捂住耳朵。

当她没看过电视剧呢!帝王家的穿衣礼仪繁琐,春秋战国时期的国君的穿着更加复杂,要套上好几层衣服呢,她才搞不定,狗男人休想骗她起床!

熊槐失笑,揉揉她那气鼓鼓的小脸,宠溺道:“还是个小女孩呢。”

郑袖翻身,不听。

旁边传来许多人的脚步声,又有窸窸窣窣的穿衣声,不久之后,彻底平静,她也快投入周公的怀抱了。

“爱妃,你与北后平级,待会儿去北宫,不用低三下四,只平等对她就好了。”

北后,屈容,虽是熊槐的原配妻子,却一直不讨他欢心,嫁过来五年无所出,夫妻间只维持着表面上的关系。

他对他的原配妻子自然十分了解,他担忧自己新娶的媳妇太过单纯良善,不是那位面甜心苦、口蜜腹剑的女人的对手,故而出声提醒。

郑袖缩进床里面,敷衍道:“晓得了!晓得了!”

熊槐又扯扯她的小耳朵,玩玩她的秀发,磨了一会儿后才出门。

天大亮后,郑袖懒洋洋地起身,她一有动静,几个宫人忙上前给她穿衣,为她梳洗打扮。

“宫里点的是什么香?怪怪的。”郑袖蹙眉。

“禀娘娘,这是大君赐的兰蕙。”

“别点了。”郑袖已梳妆打扮完毕,她起身,对几个宫人说道:“我闻不惯。”

几个宫人相视一眼,一宫人上前行礼,说道:“娘娘,这是大君赐下的,每个宫都要点。”

一听这话,郑袖马上联想到熊槐的体味,心下了解,因而道:“知道了,你下去吧……你们这几个也都下去,你,留下来。”

郑袖随手指了个顺眼的宫女。

“唯。”众宫人回答。

宫里恢复清净后,郑袖瞧了眼那位被留下的宫女,面容端方,这脸蛋在这时代也算不可多得了,她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禀娘娘,奴婢春菊。”

“你来这儿多久了?”

“奴婢来到宫中已有十五载。”

“那,你可知道,北宫那位是什么来头?大君好似不太待见她。”郑袖坐回床上,百无聊赖。

春菊面露难色,还是低声说了出来:“北后是屈伯庸大司马的侄女,及笄不久后,由先皇牵线,嫁给了大君,当时大君还是太子……就是这样,从那时起,大君便很少踏进北宫。”

话说,北后屈容失去熊槐的宠爱还真不冤。

当时,屈容正值青春年少,哪个少女不怀春?当时的她,得知自己要被许配给太子熊槐,满心欢喜,对未来充满了期待。

可大婚当日,她的美梦却彻底被打碎,她原以为自己冰清玉洁,秀美如仙,伯父说给她的自然是风度翩翩、玉树临风的人物,但没想到新郎模样有了,身材有了,却是个恶臭袭人的‘莽夫’。

举行昏礼时,她隐忍不发,回到屋子,与他单独共处一室后,她彻底爆发,冷言冷语,把熊槐气走。

熊槐先前意气风发,对新嫁娘怀着无限遐想,可一看是个泼妇,当即冷了心思。

后来,在楚威王和王后的劝说下,他别别扭扭地来到她的住所,却听见她和婢女们在嘲笑他:“堂堂一国太子居然臭气熏天,如同猪猡般……”

熊槐从小生活在王和王后编织的美好之下,宫人、大臣、平头百姓……没有任何人说过他有体味。

这次,他明白了。

他恼羞成怒了。

几年过去,他不肯再踏进她的房内。

屈容长大了,懂事了,自然明白自己当初犯错了,便常常低声下气地说些好话哄他。

但熊槐已看清她的嘴脸,不肯与她交心,勉强与她逢场作戏时,还心不甘情不愿的。

……

听到这些宫廷秘辛,郑袖张目结舌。

春菊以为郑袖被吓到,怕自己多嘴使郑袖和熊槐生了嫌隙,因而道:“大君平时对婢子们很是宽厚,从不轻易发落,娘娘莫要因此怕了大君。”

哪里!

郑袖没有怕,她只是在思考,当初要是熊槐试探她时,她说:“臭不可闻、民女要被熏死了”等话会是什么后果?

熊槐是要下令立即处斩呢?还是要秋后处置呢?

唉,都说伴君如伴虎,伴个小气君主自然要更小心些。

但若让郑袖从此对他俯首帖耳,做个小鸟依人的小白花?

不可能!这辈子都不可能!

老娘这张嘴舌灿莲花,可以把活人说死,可以把死人叫活。

任他天大的事在老娘面前也只是小菜一碟,惹了他,把人哄回来就好了,没必要因此而恐惧不安。

“娘娘,时辰不早了,北宫的那位,应该也起了。”春菊怕她越想越偏,便转开话题。

“好,走吧。”郑袖自觉状态完美,随着春菊出发。

行至殿前,她阻止春菊的开门动作。

她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,她越听,嘴角上扬得越高,春菊听着外面的话,浑身发抖,跪到地上请罪。

“乡下来的粗野妇人罢了,粗俗无比,没个仪态,连香都受不住,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人。”

“莫多嘴多舌,给她听见了,有你好受!”

“就她?她敢动我?”

快穿之长舌妇洗白手册

快穿之长舌妇洗白手册

作者:张菻珈类型:科幻空间状态:连载中

《快穿之长舌妇洗白手册》为张菻珈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郑袖是被热醒的,她醒来时,身旁的人像只大火炉,紧紧搂着她。 她被热得心烦意乱,扯开他的手,离远了些。 再一看窗外,天已破晓,油灯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