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凤掌江山:倾城毒后不好惹》倾城毒后 嫡女要翻身 SM 凤掌江山:倾城毒后不好惹妖孽受

凤掌江山:倾城毒后不好惹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火爆新书《凤掌江山:倾城毒后不好惹》是君令不受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林郁臣,苏家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我张开双臂的手改为推着他的胸膛,我说不了话只能用

|更新:2021-01-16 04:01:07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火爆新书《凤掌江山:倾城毒后不好惹》是君令不受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林郁臣,苏家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我张开双臂的手改为推着他的胸膛,我说不了话只能用

《凤掌江山:倾城毒后不好惹》免费试读

我张开双臂的手改为推着他的胸膛,我说不了话只能用动作阻止他。

他有些不耐我不停的阻止,青袖一挥将我推向一旁,趴上了床,还舒服的阖上了眼。

我见状一激动就扑了上去,想要将他拽起来。他好似早就知道我会扑过去,长臂一揽将我压在他身上,在一转身我已经被他箍在怀中躺进了床榻的内侧,他仍闭着眼睛,呼出的热气直扑我的侧脸,我脸有些发烧,想要起身。

他却锢的越紧,“别动,再动我就吃了你!”他口气不善,我也不再蠕动。

我完全相信他能说到做到,我欲哭无泪,早知道就不吃那么多了,害的他饿着肚子睡觉变成食人魔了。

他睡得极香,呼吸平稳,反观我,满头大汗,耳根发红,双眼含泪盯着他脖子那处被我咬的椭圆形的牙印,直叹我咎由自取,一夜未眠。

隔天,我顶着熊猫眼看着他松开我起身洗漱去了,好似我只是一个抱枕娃娃,我盯着他的背影,暗暗诅咒他。

他再回来的时候带着一套干净的衣服,他已经收拾妥当,反观我还穿着出逃的那身衣裳,虽然在小溪边清洗了一下,可看起来还是灰头土脸的样子。

“我给你买了身衣裳,一会小二会送来木桶和热水,你清洗一下换上吧。”他将衣服扔给了我,我伸手接住抱在怀中,给他使眼神让他赶紧出去。

他走后,小二便搬来了木桶和热水,目送小二哥走后,我将门闩上木栓,热气腾腾的水还冒着烟,我迫不及待的脱下束缚,踏进木桶内。

刚一坐落进去,我就舒服的张了张嘴,虽然发不出声音,可我满足的表情也能看出我有多享受。

这次沐浴我足足泡到水凉,才依依不舍的钻了出来,换上了林郁臣给我买的衣服,顿时,我就塌下了脸,搞什么?男装!

虽然大小合适,素净的衣裳也显利落,可我是女人没错吧?

纠结了一会后,我也只能无语的选择无视,毕竟有新衣服穿还不用灰土土的,我也没什么好挑剔的,就是心里好生别扭。

还在滴着水的长发垂至腰间,我用毛巾包住头发轻柔摩擦,来吸取多余的水分,古代就这点不好,没有吹风机,只能自然干。

摩挲了一会儿头发不再滴水,我将绸缎般的发丝披散在背后,打开了门栓。

“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直接破门而入了。”林郁臣推门而入,惊得我措手不及,我急急后退,躲开了他的莽撞前进。

他瞟了我一眼,站住脚直皱眉,“你这副样子可千万别被别人看到,否则真以为你是疯子呢。”我抓了抓凌乱的发丝,暗骂林郁臣毒舌。

他说完我后径直走向床榻,将我们的包袱背在身后,然后冲我说道:“把头发束起来,我们该赶路了。”

我抓了一把头发在手中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他说的束起来是像他那样吗?我将头发高高抓起在头顶,走到梳妆台拿起缎带将头发绑起,并且挽了个花苞,这样应该差不多吧。

他看到后却噗嗤笑了起来,这么明目张胆的取笑令我红了脸,“你这是什么绑法?”

难道我要告诉他这个发型是现代女生喜爱的花苞头吗?!我才不要呢,否则他又要取笑我了。

我将缎带解开,任由头发散开垂下。他放下包袱向我走过来,走到我身后,抓起我的头发,“真拿你没办法,笨死了。”

他说着便擅自给我头发束起,手法娴熟的很快绑成与他一样的发型,我看着镜中的自己,不禁暗叹,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!

他也欣赏着我的模样,眼神幽暗如一潭汪泉,捉摸不透看不到底。

“走吧。”他面无表情的说道,随即转身去拿包袱背在背上,我跟在他身后回想着他刚才的那个眼神,莫名恐慌。

我们又踏上了去江南的路程,自从出了客栈他便没再理过我,而我因为不能说话也没有理过他,我们就互不打扰对方,他在马车外,我在马车内。

我们走走停停,一连赶了六天的路程,才到目的地。

下马车的那一刻我差点不会走路,长途跋涉加上颠簸我的筋骨都有些僵硬,反观林郁臣像个没事人似的。

初到江南我还是很兴奋的,古香古色的建筑,人文气息朴素,就连街上的小贩都有一种文人的优雅,这种地方可真养人,不愧有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说法。

林郁臣一直没跟我说话,但是会因为我而放慢脚步,也会因为我看热闹而停滞等我。

有时候我盯着街上卖的小玩意,他也会多观察两眼然后买下来递给我,虽然我只是看个稀奇,但是他这种突然的闷骚性格还是挺让我喜欢的。

我们一路游玩下来,天色也暗了,他不再耽搁牵着我手加快了脚步,当月亮升起的时候,我们也停在了一座偌大的府前,我抬头看向大门之上的牌匾,红底黑字刻着‘苏府’。

大门紧闭,他上前用门环轻叩了三下,门内很快响起询问声:“找谁?”

“我找苏家三公子。”林郁臣回应。

门内听到找三公子立马又说道:“三公子不便见客,您请回吧。”

这么断然拒绝,我想林郁臣一定再拉不下脸说什么了吧,不过苏家三公子是什么人物?看林郁臣这幅样子,不会是那位神医吧?

“你告诉他,我叫林郁臣,他自会见我。”林郁臣被拒绝语气变得生硬,看得出来他也有些生气。

“您是林公子?”对方立马问道,听出来有些急迫和恭敬。

“正是。”林郁臣不卑不亢的回应。

门开了,管家模样的老爷子站立一侧,做了个请的手势,林郁臣牵过我走进苏府,大门立马又被重重关上。

苏家的家丁很多,可每个人看起来都很怪异,无论男女。

我们被带到正厅,刚一入座丫鬟便奉上茶水,茶杯是白瓷绘花的,看起来很是考究,我捧起茶杯掀开杯盖,一阵扑鼻的香味溢出,惊叹之余我连忙啜了一口,入喉三分,茶水更是清香,舌尖还弥漫着茶水的苦涩,可越是后劲儿越是甘甜。

林郁臣看出我对这茶很感兴趣,便也由着我去细品。

《凤掌江山:倾城毒后不好惹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