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毒爱摄政王:贡品代嫁妃》毒爱摄政王贡品代嫁妃txt Basher 毒爱摄政王:贡品代嫁妃娘受

毒爱摄政王:贡品代嫁妃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主角叫胡茬,木枝上的小说是《毒爱摄政王:贡品代嫁妃》,它的作者是二月榴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她掉下的山坡呈凹状,空间只十丈长宽,四周全是山坡

|更新:2021-01-12 16:02:24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叫胡茬,木枝上的小说是《毒爱摄政王:贡品代嫁妃》,它的作者是二月榴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她掉下的山坡呈凹状,空间只十丈长宽,四周全是山坡

《毒爱摄政王:贡品代嫁妃》免费试读

她掉下的山坡呈凹状,空间只十丈长宽,四周全是山坡,她们就像待在一个巨大的盆里。抱着她的男子并没登上山坡,而是在一处山洞口停下。

“主子。”他脚尖刚刚落地,洞口就跑出来一个人。

他大约三十多岁,身材魁梧,满脸青色胡茬。天生一双怒目,看到自家主子身上的泥水,又再看看他怀中的柳色,不自觉地轻蹙了眉。

柳色被他吓了一跳,身子不由绷紧了一些。

那男子向来人轻点了下头,抱着柳色进入洞内。并温柔地笑着,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紧张:“不用怕,他人长得虽然不太和善,性格也耿直了些,却也是个好人。”

柳色看着他微扬的唇角,感觉这人身上的气息太过温和,总能轻易卸下她的防备。

这时他已将她放在了火堆的石头旁坐下,刚刚的胡茬男人并没有跟进来,只是背对着他们站在洞口处。

这个山洞并不太,却很干净,像被特意扫过。地上放着一些干柴堆,只在她坐的位置前点了火堆,上面还烤着一只野兔,色泽已呈金黄,散发出诱人的香味,上面的油渍滴在火堆里,发出“吱—吱_”的声响,除此之外并无其它。

“柳色谢公子救命之恩。”柳色说着就要跪下来。

“姑娘不必多礼,今天我只是碰巧了。你可以叫我凤鸣。”他温言说着,伸手阻她起身的动作。

“凤公子。”她轻点头着叫着。

一阵风从洞口吹进来,让她打了个冷颤,双手不自觉地抱紧了双肩。

“你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,将外衫换了吧。”他说着递上一件白色外衫。

他语调自然,星眸含笑,五官俊美和善,身上透出的气息纯净、温和。他就保持着送外衫的动作看着她,让人不忍拒绝。

“好。”柳色犹豫了一下,还是接过了外衫。走到一处大石后轻解下了锦衣,换上他的男性外衫。那衫子穿在她身上太宽松,尤其是衣领处,她只得用一只手抓着。

换完了衣衫才出来,却发现凤鸣也已经脱了湿脏的衣服,露出瘦却结实的上半身,细白皮肤让火光映的有些发红,火堆上搭着他烤火的衣衫。

听到她的脚步声回过头来,凤鸣看到自己的衣衫松垮地裹着她娇小的身子。那墨染的三千青丝被拢在肩后,呈现出整张柔美的小脸。干净的五官未施粉黛,正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。

凤鸣从救了她还不曾这般真切的看过她,现在才发现她五官生得十分精致,尤其是那眉宇间透出的灵气,并不是一般的女子可比。

被盯的有些不自在,何况他还光着半截身子,她微微低下头去拢了拢身上的外衫,一时不知是该退还是该进。

“换完了就过来烤烤火吧。”凤鸣看到她脸上的尴尬,随手扯过烤着的衣衫披上。

“要不要喝点酒暖暖身子?”他从自己坐的石下拿出一只酒袋问着。

柳色摇摇头,缓缓走到火边坐下。

凤鸣倒是没有再劝,自己仰首喝了几口。清冽的酒水从唇角溢出,顺着白皙的脖颈流到突出喉结,他随手用手袖抹了一把。那动作明明粗鲁的,却被他做得自然随意,更添几分优雅。

放下酒袋来才盯住她放在石上的湿衣服,伸手去拿着说:“我先帮你烤干衣服。”

“我自己来。”她紧张的按住自己的衣服。怎么说她也是女儿家,被一个陌生男人摆弄自己的衣服总是不太好。

她反应太过紧张,只顾着阻止他拿走衣物,所以放开了一直抓衣领的手。

白滑细腻的玉颈连同精细的锁骨都暴露在他的眼前,那绿色的肚兜边儿若隐若现地引人暇想。但是风景再好,仍掩不住脖上那一片触目惊心的紫青,还有锁骨周围的红色斑点。

“啊。”注意到他的目光触及,她慌忙地抓紧衣领。

“怎么会受伤?”他收回目光轻问着,平和的心底上竟泛起一丝微微的愤怒。

像她这样的柔弱的女子,该是养在深闺被受呵护的小姐,该是无忧无虐的女子。可是单凭刚刚目光所及,他就可以断定这个女子的命运悲惨。

柳色摇摇头,她什么也不能说,只是抱紧着双肩,觉得浑身冷的发抖。

凤鸣叹了口气,也不再追问,抓起她的锦衣搭在木枝上烤起来。这下柳色也不敢再阻止,只有任他去了。

“这里有馒头。”他搭好衣服,拍拍了石上的布袋对她说,然后又用锋利的匕首切了片兔肉给她。

柳色向他摇了摇头,自己并不饿,也没什么食欲。心想着还好他没有看轻自己,不然自己真的要一头撞死在这里了。

他也不再劝,只是一片一片地切着肉往嘴里送,吃得很缓慢。也不再追问她脖子的伤痕,他不问她为何半夜出现在山里,还差点被狼吃掉。

看得出来这个女子身上发生过许多的事,再问只会令她感到更难堪。可是想到她身上的痕迹,握刀的手都忍不住又用力了几分。

气氛一时有些太过沉静,洞口的男子也早已不知去向,只有火堆的柴里不时发出“噼啪——”的声响。忽然一阵狂风袭来,吹散了些火堆的柴,也吹乱了她的一头青丝,长发张扬地飞到他的脸上,他嗅到一阵芬芳。

她见了,慌乱地用手拢着发丝,却不想一缕头发纠缠在他的发冠上,怎么扯也扯不下来。

“会很痛的。”见她气恼的要用力,他及时抓住她的手。

暖暖的手掌包裹着她冰凉的手腕,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颜,眼中满是疼惜之色,气氛一时变得有点暧昧,让她不禁红了脸颊。

他握住她皓腕的手不自觉地放开,慢慢爬上她热辣的脸颊,拇指轻轻地摩擦着那抹令人心动的红晕。那瓷白的脸更红的如胭脂般娇媚,让他一时迷了心神。

“凤公子。”压下心上的悸动,她轻声叫着。

凤鸣倾身慢慢凑近手边的朱唇,他温热的唇瓣刚刚触上那片娇软,就被她猛力推开了。没有防备的身子向后退了两步,拉断了她无数的发丝。

“啊——”她吃痛地抱着头叫出声来。

“你没事吧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他淡然的表情里终于出现一丝慌乱。

柳色摇摇头,却觉得脑子沉沉的。又用力的甩了甩头,情况不但没有好转,眼前的事物也渐渐昏暗起来。

“你怎么了?”凤鸣的声音传来,却好像很遥远。

凤鸣终于觉出她有些不对劲,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见她的身子软软地倒下去。他一个箭步上去抱住她,才发现她身上是冰凉的,而额头很烫,应该是感染了风寒……

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《毒爱摄政王:贡品代嫁妃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