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母老虎在上》母老虎照片 娘受 母老虎在上反攻

母老虎在上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《母老虎在上》作者:诗诗不能吃,古代言情类型小说,主角:白沈,江晓白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瑶华宫侧殿。 白苏瑶坐在金丝椅上,看着跪在

|更新:2021-01-07 04:02:18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母老虎在上》作者:诗诗不能吃,古代言情类型小说,主角:白沈,江晓白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瑶华宫侧殿。 白苏瑶坐在金丝椅上,看着跪在

《母老虎在上》免费试读

瑶华宫侧殿。

白苏瑶坐在金丝椅上,看着跪在面前的白沈听,气的快要昏过去了,可是自己家的侄子,打又舍不得打。

当她听到白沈听自己请命接了案子,她头都要炸了,不停的揉着太阳穴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“你糊涂啊你,后宫的事你怎敢轻易乱接,若是办不好,惹了仇,费力不讨好,小心你掉脑袋!你说说你,本宫给你安排好的职位,那是何等的好差事,你怎么如此顽固?”

“本宫该如何给你爹交待?你这样像话吗,你对得起我吗!你也不想想我这些年为了白府,做了多少让皇帝老儿讨厌的事了,你真是气死我了你!”

白沈听最怕这位姑母的念叨,每次一唠叨就滔滔不绝,又气又觉得想笑,不过想到姑母到底是好心,白沈听只好受着耳朵之苦,慢悠悠挪到白苏瑶身边捶着腿,撒娇的说道:

“侄子知道你的好心,但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差事,姑母你就原谅侄子吧,姑母一向最好了~”

白苏瑶最受不了白沈听的撒娇,从小到大都被吃的透透的,无奈的摇了摇头,正想多嘀咕几句,便被门外的小宫女便急冲冲的声音打断。

“禀告娘娘,唐昭仪,婧贵妃来了,唐昭仪脸色苍白极了,许是被吓的不轻。”

白沈听自知逃跑的机会来了,立即给白苏瑶说了些好话,麻利的溜了。

“姑母你忙,沈听告退。”

正殿。

婧贵妃身着淡白色宫装,宽大裙幅逶迤在身后,一对飞仙髻饱满圆润的珍珠点缀发间,几分淡雅出尘的气质。

身后的唐昭仪穿了一身青绿色宫装满脸苍白,正由宫女搀扶着进来,虚弱的行了礼。正欲张口说话时,便被婧贵妃抢了一步,说道:

“瑶妹妹,这宫中出了如此大事,如今皇后娘娘身体抱恙,这宫中大小事都有我们来打理,你可别不管不顾落了清闲。”

说完后自顾自的坐了下来,吃了几块点心,完全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的模样,气的白苏瑶直起身来,把点心拿走,心想着,那可是她小侄儿带来的珍贵红糖糕。

“肖莹莹!你要吃便自个买去,别来蹭吃蹭喝,别以为我不知道,是你不想管才对吧,你才是懒到家了!”

肖莹莹翻了个白眼,“当真是小气鬼,吃了你几块糖糕就这般聒噪,反正这事我不管,皇上最近连着来我这明玥宫,我理当休息几天。”

小宫女们早已见惯不惯了两位贵妃娘娘的斗嘴,默契的低头不吭声,倒是让旁边的唐昭仪尴尬极了,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完全没有想管的意思。

都知柿子要挑软的捏,唐昭仪想着,平日里瑶贵妃要随和亲近些,只好见缝插针的打断两人的对话,对着瑶贵妃擦拭着泪花。

“贵妃娘娘,你可要为我做主啊,昨夜我提吊胆一夜未睡,生怕那贼人也把我给…这菊宁宫当真待不下去了…”

白苏瑶听着唐昭仪的哭腔就头疼,挥了挥手说道:“那你便搬去那棠梨宫罢,棠梨宫正好缺了个空位,只是勉强你低了位份与卑婕妤同住。”

唐昭仪心里虽有不满,但好在那棠梨宫的卑婕妤人傻不争,却也是顾不得那些了,感谢后便匆匆回宫收拾去。

被打断的肖莹莹觉得没了兴致,便又多让宫女拿了几块糖糕,在白苏瑶的骂骂咧咧中头也不回的潇洒走掉。

菊宁宫。

白沈听刚到现场,只看见无头的遗骸,摸着自己下巴,百思不得其解。

这尸体的主人宝丽儿在宫中只不过是个小透明,并且与任何人结仇,平时也是毫无存在感,会是谁想害她呢?

并且凶手作案安静利落,没留下任何痕迹,连血迹都处理的干干净净,与之前的血手印完全不同,白沈听看着手下的画像,正仔细的观察着,门口便传来了许多脚步声。

江晓白带着手下赶来,看见白沈听也在,一时间楞住了。

确实是一张让人惊叹的脸,不见其人不知其艳,白沈听身穿一身惨绿罗衣,头发以竹簪束起,手持象牙的折扇,眉目如画,瞳仁灵动,让人移不开眼睛。

白沈听看着江晓白的呆样,不屑的冷哼一声,打趣道,:“传闻令盗贼闻风丧胆的江捕快,却没想到是如此花痴之人,这要是那盗贼长得好看些,还不得眼睛都直了放了那盗贼。”

江晓白抽了抽嘴角,心想着,这白沈听光有一副好看的躯壳了,一开口说话便气的人只咬牙!江晓白无语的翻了个白眼,敷衍的说道:

“白少爷开玩笑真是有趣极了,不知看出点什么名堂来没?捕头让我来收集线索呢,若是没什么线索,便请退后几步吧。”

江晓白最擅长气人,一脸标准的假笑,却说着气人的话,偏偏白沈听刚刚到,确实没看到什么名堂来,只好憋着气默默退后说道:

“江捕快,请。”却盯着江晓白,心想着她这小丫头片子的能搞出什么名堂来。

江晓白带上面巾,仔细的围着尸体,正准备把尸体翻个面时,被白沈听手一拦给阻止了,问道:

“江捕快,你这样随意动手,破坏了现场,倒是我可要怀疑你的。”

江晓白忍不住嗤笑一声,笑着说道:“白少爷,想必你一定没有办过案吧,正面及周围没有任何痕迹,那为何不能脑袋转个弯观看一下背面?”

说完江晓白便打开白沈听的手,一手翻过身尸体,从尸体背后发现了周围毫无血迹,却已经插进了半指的小刀。

江晓白带上手套后便拔出那小刀,看见刀身上的血迹发黑,背后刻着元字,嘲笑的对着白沈听说道:

“白少爷,办案呢,不能够只想着一面性,虽然死因看似是断头血流而死,其实是在于这把小刀上的剧毒,明白了吗?

不明白也没关系,这功劳呢我就先收好了,欢迎你呢,随时来江府请教我,我肯定会知无不言的。”

江晓白说完后微笑着把小刀收好,再也没看白沈听一眼,浩浩荡荡的撤退了。

留下白沈听呆若木鸡的站着,手下们纷纷低头,大气都不敢出。白沈听尴尬的看着江晓白的离开,脸色发黑,握着折扇的手微微发抖,艰难的挤出一个微笑,

“我才刚到嘛,谁能注意呢?不愧是烟阳有名的江捕快,看来以后办案有意思了,你说对吧小魏?”

白沈听的心腹魏之突然被点名,瑟瑟发抖的回答着,“是,是的吧少爷。”

《母老虎在上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