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与君妻》与君琴瑟好 清水文 与君妻无广告

与君妻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与君妻》是渺音1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纪夫人,纪家,书中主要讲述了: 龚婆子送来了贾家要上门提亲的消息,这纪家又要开始忙活起来了。 绀青和月白如何也想不通,纪夫人怎么就找了贾家当亲家?今日贾老爷贾夫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11-30 08:19:3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与君妻》是渺音1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纪夫人,纪家,书中主要讲述了: 龚婆子送来了贾家要上门提亲的消息,这纪家又要开始忙活起来了。 绀青和月白如何也想不通,纪夫人怎么就找了贾家当亲家?今日贾老爷贾夫

《与君妻》免费试读

龚婆子送来了贾家要上门提亲的消息,这纪家又要开始忙活起来了。

绀青和月白如何也想不通,纪夫人怎么就找了贾家当亲家?今日贾老爷贾夫人携了贾公子就要上府来了,外头婆子可有一阵忙活了。

缨宁正在梳妆,一副心事重重。

紫棠朝外头喊道“:你们两人可别只顾着说话了,快把姑娘的衣裳拿进来。”

绀青一个起身,拍拍裙襦回道“:哎,我这就来。”

“昨夜这雨一下,天气就愈发凉了,姑娘要多穿些才是。昨日内府刚送来了新制的衣裙,待奴婢叫人浆洗了,再用香草熏过,姑娘明日便能穿了。”

外头的金桂已是最后一拨,昨晚下了雨,今晨桂香淡了不少,一场秋雨一场寒,天气日渐转凉,姐姐出嫁,不要是在雪天才好……

二姐儿因上次的事儿再不敢掉以轻心,免得又乐极生悲,也就没上回的兴奋劲了。

贾夫人今日精心挑了一身平日不常穿的锦花文绣连襟裙,配了自个儿出嫁时的金玉头面,一路跟着贾大人忐忑地进了纪府大宅。

龚婆子今日穿得喜庆,玫红色宝相花纹服,满头玉翠,精神爽利。

纪大人和纪夫人是在外堂见了贾大人,贾夫人,几个姑娘家则躲在阁楼里,扒开了小窗纱偷偷往外瞧。

在贾夫人恭敬地福了福礼后,和贾大人两人促狭地站着,手也不知往哪放。贾夫人王氏笑容维持了一路,这会儿有些僵了。贾大人忙唤上站在后头长子,“:这是犬子修珩,以后请纪大人多多照扶。”

贾修珩忙上前,向纪老爷与纪夫人拱了拱手,请了安。

这未来亲家见面确实尴尬。

纪老爷先发了话“:大家不必站着了,都坐下吧。”

纪夫人也跟着笑道“:以后都是儿女亲家,不必拘束,快请坐吧。”随后又命丫鬟上了茶,果子点心也一一端了上来,气氛才开始热络起来。

这贾修珩长得确实相貌堂堂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书卷气,行为举止也是彬彬有礼,是不是德才兼备就不可而知了。缨秀隔着窗子缝儿,将将看到了点衣摆子,只听到年轻男子说话的声音谦逊有礼,父亲问的话,说的文,都能接上几句,倒是有满腹学识的,才放了点心。

纪夫人对着贾夫人说道“:我们家二姑娘的庚帖改日就托龚妈妈送到你府上去,贾夫人挑个日子去合一合,我家姑娘日子大时辰也大,莫不要冲撞了谁才好。”

贾夫人忙点头道是,纪夫人看着这王氏是个好说话的,做事也谨慎,不是那种霸道急Xing子的人,二姐儿有这样的婆母倒也省事了。

阁楼里,缨雪见缨秀躲在后头,赶紧推开缨姚让了位置,“:二姐儿你可别害羞了,快来瞧瞧这个贾公子好不好,这庚帖还没换,你若不喜欢,还有机会呢。”

缨宁睨了五姐儿一眼,这都上门提亲了,哪还能变,除非月老从中作梗呢,况且这门亲事说得急,父亲都点头了,那便算真定下了。

缨秀被推到了小窗扇前,心里想着,看不看的都不重要了,管他长成啥样,只要能待她好便成。

却没想到入眼的是个翩翩美男子,虽是个举人,却无半分书呆子的气。他在她对面坐着,正在回纪大人的问话,嘴角含笑,恭顺有礼,缨秀分明感觉他瞧过来了,忙忙关上了窗子。

缨雪急着问道“:二姐儿可看到了?”

缨秀点了点头,算是回答了。

“我说他长得好,这回你可信了吧。”

缨秀面上一红,愣愣地点了点头,信不信的也就那样吧……

龚婆子今日忙坏了,下午又去了趟京都南郊,给员外夫人带了话,说是,纪夫人说这婚事罢了,珠姐儿的婚事再别处寻吧。

这高夫人一听,肠子也悔青了,只以为自家迟迟未有回音,纪家没了耐心。回头便怪起自家老爷来,这么好的人家还有什么可犹豫的,人若不好娶回来好好教导便是,这纪家的关系没了还到哪里攀去?怪得他只做了个员外郎。

高员外被妻子骂得一愣一愣地,经这么一骂,他也觉得是自己误了事。

纪母挑了个好日子,给贾夫人送去了缨秀的庚帖,贾夫人拿了两个人的帖子去先生那里一合,八字竟合了六字,喜出望外,赶紧叫来媒人给纪府去了信,自己又与贾大人商量起纳吉的上门礼来。

“我找先生算过了,这月初六是个下定的好日子。虽然是个小定,那上门薄礼可不能随便了,我们虽比不得纪家,但面子上还得过的去。”虽然与纪家结亲家是个好事,可贾夫人心里总还是犯嘀咕,纪家富庶众所周知,高门大户也非寻常能比,聘礼少了怕人家瞧不上,自家丢了脸面,多了自个儿又拿不出来,这最后到底娶回了一尊神还是一尊佛,真是难说。

“这备礼之事你看着办吧,能拿多少便拿多少,这是贾家一件大事,也是纪家的一件大事,外头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呢,万不能被人笑话了去。”

王氏点了点头,叫人列起了单子,这次只是下小定礼,意思到了便成,按照礼俗,聘饼六担,四京果,四色糖,十匹绸缎布匹,俪皮,金钏,金锭,金坠这些定少不了的,王氏又在此之上多加了两担聘饼,十匹绸缎,十个金锭,这该不会少了吧。那聘饼一担便是五十斤,多加了两担便是一百斤,还有那绸缎布匹,除了绝对的豪门大户,她再没听说比这个多的了。

九月初六这日,贾家来下了小定,送了聘书,这门亲事算是真正定下了。二姑娘也是个待出阁的小姐了。

姑娘出嫁,姐妹必须要添箱的。缨雪、缨姚整日跟着姨娘刺绣,针线拿得顺手,给二姐儿制个添箱的衣裳不过八九日功夫,花样绣得精细,一丛丛的花鸟绣案,一针一线都活灵活现的。

不过这可苦了缨宁了。

贾家来下了小定,半个月后就要纳征过大礼了,这要不抓紧哪来得及啊。

午憩醒来后,缨宁带了料子去了墨韵堂,准备叫母亲帮着选花色。

只见两个姨娘几个姐儿都在,母亲正在让人读嫁妆单子呢。

“嫁妆全抬六十四抬,床寝被褥十抬,绸缎布匹十抬,金铜器皿十抬,玉瓶瓷器十抬,珍珠罗衫十抬,家具箱柜六抬,珠宝首饰四抬,金银**四抬……”

婧珠听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,心里极不是滋味,这六十四抬全抬的嫁妆她也只戏里听到过,一般富庶人家有半抬就算是顶天了,纪家的家底多丰是她想也想不到的。果然是自家的女儿,女婿不仅要挑好的,嫁妆也要给好的,可怜她没娘的孩子……

纪母这两日头痛,今天身子刚好些,便叫人开始理嫁妆,这东西又多又杂,是该早点准备。

“这单子才理了一半,今日你们过来刚好都听听,也帮我参谋参谋。”纪夫人对着姨娘们说道,随后又让大丫鬟念了已经定好的物件“:红中山葛絮被,满床。五彩织花线毯,满床。大红细毛毡,满床。红缎鸳鸯枕,成对。万载印花夏帐,满堂。云铜时花帐钩,成对。五彩花篮帐须,成对……”

这单单拿出一样都是好东西,纪夫人就是想要女儿嫁过去衣食无忧,二姐儿是嫡女,又是长女,自来得宠,即便是两个姨娘都不能说什么。

纪夫人问道“:这床寝便这些了,如何?”

钱姨娘说道“:都是些好东西,太太挑的定不会差,我这还能添上几件。”

纪夫人点点头,嫣红继续念道“:珠翠时式圆花,成品。珠翠时式边花,成对。珠翠时式后批,成件。翡翠圆环珠钏,成对。赤金凿花便簪,成支……”

全是成套成套的金贵头面,有些是宝玉斋里定制的,有些是纪夫人的私藏,还有些是纪夫人的嫁妆,贵重不已。

这才一个姑娘呢,就这般手笔,那七姐儿可不一百二十抬了?婧珠这么想着,若是自己出嫁了,纪母会出多少嫁妆?看这情况想来定是不会少的,只可惜她把婚事推了,不然靠着这嫁妆也能过大半辈子了。

缨宁听着却觉得还不够,“:我那还有副赤金头面,放着可惜了,正好给二姐儿添箱子。”

这添箱是好事,纪母点头同意了。

夜里,纪老夫人又命人送来了两副钏金头面,上头用的都是玛瑙,珊瑚这些珍贵的玉石,价值不菲。刘氏虽然整日关了门吃斋念佛,但外头的事心里看得明白。二姐儿这事也是不得已为之,在嫁妆上可再不能委屈她了。纪夫人收了头面,又叫人理出了自己的私房。她名下有三间铺子,两处宅院,两处良田,她准备只留下一处宅院,其它都给二姐儿添嫁妆,若是纪家渡过了此难,那这些东西往后再挣,若真的过不去,早点全送出去才好。如果朝廷真的来抄了纪家,那些产业也只是算是纪夫人私业,是从母家带过来的,和纪大人扯不上半点关系,倒是不会一同抄了,只是人都不在了,留这些身外物干嘛,还不如给了二姑娘,保她衣食无忧呢。

纪夫人这么算着,想着,在灯下又坐了一夜。

皇城,长Chun宫内。

魏皇后正为圣上褪下朝服,更上寝衣。她与圣上提起五皇子娶妃之事“:炎宸今岁已经十六,再过两年便也要出宫建府,这皇子妃人选也该定下来了。”

玄翰点头“:是不小了,你统领六宫,打理后务,这事儿自然是你来张罗。”

“臣妾心中倒有一人,不知圣上怎么想。”

“说说。”

“御史大人之幺女,听说聪慧贤德,长相不俗,圣上觉得如何?”

玄翰意外,怎么偏偏是纪义淮之女?“:这皇子将来都是要建府封

《与君妻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