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风流》风流三国 激H 风流鬼畜

风流

武侠连载中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风流》是弹剑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郑季,陆苹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次日,郑季想起尚未给婴儿起名,便道:“我且来给他取个好听的名字,又顺口,又吉祥。” 陆苹儿道:“不用了,我已经给他取好了名字。”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11-30 08:06:32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风流》是弹剑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郑季,陆苹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次日,郑季想起尚未给婴儿起名,便道:“我且来给他取个好听的名字,又顺口,又吉祥。” 陆苹儿道:“不用了,我已经给他取好了名字。”

《风流》免费试读

次日,郑季想起尚未给婴儿起名,便道:“我且来给他取个好听的名字,又顺口,又吉祥。”

陆苹儿道:“不用了,我已经给他取好了名字。”

郑季奇道:“你又不识得几个字,能给他取个什么好名儿?你且说来听听。”

陆苹儿道:“郑青。如何?”

郑季连忙摇手,道:“这名字你我二人知道即可,在外面千万别这样一来叫。‘青’字也还罢了,这个‘郑’可万万姓不得!”

陆苹儿冷笑道:“那你是不想当他的父亲了?好罢,我就让他跟我前夫姓卫,今后和你一点儿关系也没有!”

毕竟是自己的血肉,郑季心里矛盾,连连搓手,但要他说出反对的话来,却又不愿,当下干脆沉默以对。如果他知道以后这孩子将成为闪耀大漠的一代将星,封侯拜将,最后干脆连朝廷的长公主都娶了去,位极人臣,这一刻只怕不会这么为难。他哪知这一沉默,就和日后的荣华富贵擦肩而过,失去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契机!

之后接连一个月,陆苹儿对郑季都是不理不睬,每日以逗弄小儿为乐。郑季一面要在侯府中公干,一面必须常回望郭村,打点母子俩的柴米油盐,累得他有苦难言。待到陆苹儿月子坐满,他便提出要将孩子送人,陆苹儿坚决不肯。郑季劝道:“侯府中的假期将满,我听曹总管说,侯爷也马上要回长安了,你带着孩子,怎么应对?”

陆苹儿知他说的乃是实情,但母子天Xing,哪里能够割舍,只是不依。郑季把她安排到这里来生孩子,本就打的生下来就送人,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场祸事消弭过去的主意,料来利益攸关,陆苹儿别无选择。谁知事到临头,如意算盘却全然打不响,急得他团团乱转,嘴唇上生出一串大燎泡,疼痛无比。

当晚半夜,陆苹儿睡得正熟,忽然感觉有异,睁开眼来,只见一个黑影立在床头,正从她手中要将婴儿抱去。陆苹儿惊起大呼,黑影吓了一跳,连忙伸手捂住她的嘴,说道:“别嚷,是我!”听着却是郑季的声音。

“这么晚了,你不睡觉,在干什么?”陆苹儿惊魂未定,喘息着问。

郑季略显惊慌,道:“我,我起来看看咱们的儿子。”

陆苹儿醒悟过来,道:“你想将他从我手上偷了去送人,是不是?他可是你的亲生骨肉,你恁般狠心,当真是猪狗不如!”

郑季见事情败露,在床头仆地跪倒,连连磕头:“你也不想孩子生下来就没了父亲罢!侯爷要弄死我就象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,若他知道我和你生下一个儿子,我便有十条命也不够他杀的,青儿只怕依旧保不住!咱们先将他送出去,等过些日子,再认领回来,你看可好?”

陆苹儿将婴儿紧紧抱住,象生怕给人夺走了,怒道:“你早知有今日,当初为何又来招惹我?孩子没在你肚里怀十个月,说送人就送人,好生轻巧!你放心,侯爷要问起来,我就说是和一个不相干的野汉生的,绝不拖累你郑相公!”

郑季求之再三,陆苹儿索Xing转过身去,给他一个冷背,郑季无法可施,只好独自走到院子里,对着月亮长吁短叹。第二日上,那痞子张全又来寻着郑季,说银子花光了,还得借点钱使。郑季但觉普天下的大霉都让他一人倒尽了,现在别说爱陆苹儿,只怕连杀她的心都有了。把柄捏在人家手里,郑季不得不从怀里掏出银两,蚀财免灾,但思这样下去,终非长久之计,心中突然冒起一个恶毒的念头,看看四下无人,对张全道:“银两我有的是,你再帮我做件事,我可保你后半辈子衣食无缺。”

张全大喜,连忙说道:“郑相公但说不妨,别说一件事,十件事小的也帮你做了!”

郑季再看一下四周,低声道:“你看我屋里那个娘儿们生得如何?”

张全恭维道:“当真是国色天香,也只有相公这样俊俏的人才,才有此艳福!”

郑季道:“我便将她给你玩玩如何?”

张全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,结结巴巴地道:“小,小的经受不起,相公莫拿这样的话来诓我!”

郑季道:“那你想不想呢?说老实话,我绝不怪你!”

张全香了口唾沫,道:“想自然是想的,老子做梦都想!能和天上仙女睡一觉,便折十年寿命,我也愿意!”

“好,你记住了,”郑季说道:“今天晚上,我会借故返回长安,出门之前,我会把后窗的插销拔掉。记住,是堂屋隔壁房间的后窗!你等到半夜,翻窗进去,可以成其好事!”

张全大喜,继而疑惑地道:“她可是你的女人,相公干么要便宜我?”

“这你别管,只是你风liu快活之后,须得做一件事。”郑季眯缝着眼睛道:“别留下活口,母子二人,通通杀了,一个也别放过!”

张全大吃一惊,矫舌难下:“这可是人命官司,要杀头的!”

郑季道:“你又想要美人,又不想担风险,哪有这样的好事?你放心,杀人之后,就照一个月前处理匈奴人的法子,沉进塘里,这还是那娘们教我的呢!这事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。你干下事后,立即到长安找我,我会给你一大笔钱,助你远走高飞,有多远走多远,去他乡过你的快活日子,再也不要回来了!”

张全道:“你是为了什么,要置她母子于死地?”

郑季道:“别问那么多,你就说干,还是不干吧!”

张全大为意动。他本是光棍一条,无田无产,吃了上顿没下顿的,俗话说牡丹花下死,作鬼也风liu,更何况还不须他去死,反倒能得大笔钱财,这样的好事,何乐而不为?他初时觉得害怕,但细一盘算,觉得大有赚头,口中便松动下来,和郑季你来我往地议定了价钱,约定当晚动手。

郑季和张全把细节推敲再三,又击掌立誓,这才各自离去。他出此下策,却也有自己的如意算盘。第一,陆苹儿不肯将孩子送人,带回侯府中,今后是个大大的祸胎,从此自己脖子上顶着的那颗脑袋,就是悬着的了;第二,象张全这样的地痞无赖,需索无度,被他缠上了,只怕永无宁日,会象吸血苍蝇一样把他榨干为止!他这样做,虽然要损失一笔钱财,却一石二鸟,陆苹儿母子从人世上消失,没人会怀疑到他郑季头上,悬在头上的第一桩祸事便算化解了;张全杀了人,作贼心虚,定然不敢在长安逗留,非远走他乡不可。这样一来,两个麻烦都不复存在,他郑季可以继续在平阳府中本本份份地作他的小官,天下从此无忧矣!

《风流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