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暴君的病娇皇后》暴君的病娇皇后免费 18禁 暴君的病娇皇后调教

暴君的病娇皇后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主角叫戚楼,虞珩的小说是《暴君的病娇皇后》,它的作者是归蘼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方镰惊讶的抬头看着戚楼时,对上他幽暗的眸子,怔了一下低眸恭敬开口,“也就是体寒不容易有孕,那日师兄是这么说的。” 就这个,不可能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11-21 08:20:33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叫戚楼,虞珩的小说是《暴君的病娇皇后》,它的作者是归蘼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方镰惊讶的抬头看着戚楼时,对上他幽暗的眸子,怔了一下低眸恭敬开口,“也就是体寒不容易有孕,那日师兄是这么说的。” 就这个,不可能

《暴君的病娇皇后》免费试读

方镰惊讶的抬头看着戚楼时,对上他幽暗的眸子,怔了一下低眸恭敬开口,“也就是体寒不容易有孕,那日师兄是这么说的。”

就这个,不可能这么简单,这个小毛病林御医完全可以,而且听容彦说,鬼先生出海给她找药去了,可见她的身体不容乐观。

“还有吗?”

方镰摇摇头,因戚楼时的追问他倒是回想起那日的一些异常,“师兄就说了这个,娘娘的身体有恙?”

戚楼时点头,手指一弯不紧不慢敲着桌面,“你师父那日做了什么?”

方镰回忆了一下,模糊的记得药方子上的几位药材,可惜他不是学医的,不知道那些药有什么作用。

“师父和娘娘单独说了一会儿话,说了什么臣不知道,不过师父写了几个药方子给素芮,还让素芮看好娘娘,而后师父坐了一会儿就走了。”

果然。

“药方子记得吗?”既然方镰在场,那应该会记得药方子,不需要全部只需要几味药材,到时候让林御医辨别一下,约莫就能知道了。

方镰点点头,接过刘全送上来的纸笔,低头把自己记得的几味药材通通写下来。

刘全呈递上宣纸,戚楼时放在一边就不过问了。

“虞珩那边如何了?”闲杂事说完,就该到正事了。

说起虞珩,方镰很想对他竖起大拇指,自己师出鬼谷都没有他那么厉害,这才短短一年根基就站稳了,门下门生不少。

“他适应的很快,处理政务上手也快,如今已有属于自己的一党,都是清正廉明的臣子,不少隐藏极深的蛀虫都被他给架空了。”

戚楼时应了一声,意料之中的表现,不然他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成了摄政王。

又得一员大将,朝堂也稳,国库也富足,又到了扩张一下国土的时候。

“皇上,工部尚书求见。”门外的小太监走进来回禀。

“宣吧。”

没一会儿,一身官服的男人拿着两卷画纸走进来,问礼请安之后,道:“启禀皇上,您让臣修建的地方已经竣工,皇后娘娘的避暑庄园也竣工了。”

刘全拿过工部尚书手里的图纸检查之后呈递上去,戚楼时先看虞青苏的那个庄园。

没有多么得富丽堂皇,胜在格局巧妙,一片水池占据了院子三分之一,穿过回廊越过小桥,可以去高阁纳凉赏景,也可以去屋子里小憩休息。

回廊对面是一片花圃草地,戚楼时定睛一看,好像还有一片开垦出来的土地。

随后,他才看起另一个建筑。

和他所想的一样,不错。

“赏。”

工部尚书暗暗松了一口气,抬手一揖谢恩之后就下去了。

没多会儿,虞珩和朝骆一同来了。

三位臣子坐在凳子上。

戚楼时让刘全把避暑庄园的图纸送去给虞青苏,随后就说起了正事。

“那些俘虏全部押去斗兽场。”

朝骆是知道皇上打着什么样的主意,闻言后脊微寒,抬手一揖,“臣遵旨。”

冷漠深暗的目光落在两位臣子身上,“新添的七个郡县整顿好了吗?”

虞珩和方镰一揖,接到方镰的目光,虞珩开口说道:“按照其他地方的郡县,税收都是一样的,百姓并未过多反抗,教探子来报如折乐业。”

主要是那些贪心不足的王族税收太重了,百姓们日子难熬,朝骆大军破城那些个百姓都开心疯了。

如今新得政策下去,税收不重日子好过,百姓们更是顺从务必,有个什么新政策都支持得很。

朝骆拱手一揖,“周边的几个大国蠢蠢欲动,若是大席到时候一家独大,就怕他们会联盟。”

“你怕?”

朝骆摇摇头,他的目标可是率领千军万马给皇上一统天下,怕,怎么可能!

“皇上,臣的二师兄是个人才,您可想招揽一下。”如果有那个神机妙算的老狐狸在,到时候发兵,死伤的数字会降低很多。

长尹,鬼先生的二徒弟,听说那人是个百事通,知晓天下事,阳谋阴谋也不少,狐狸见到他要喊祖宗。

就是不知道他和虞青苏谁更胜一筹了。

“与皇后相比,谁更厉害。”

想起二师兄每次被虞青苏折磨得就求奶奶告祖宗,朝骆嘴角微微一抽,侧头去看方镰,只见他一脸麻木。

“这肯定是皇后娘娘,娘娘和二师兄相比,还是娘娘更胜一筹。”最主要是虞青苏不择手段起来完全没有个下限,什么阴损的事情都干得出来。

就比如方镰出师那天,虞青苏直接把他丢去小倌楼了。

戚楼时挑了一下眉,“所以,孤为什么要舍近求远?”

“……”不是说后宫不得干政吗?皇上,你这样子太傅他老人家会很头大。

虞珩现在不担心其他几个大国联盟,是担心那些不知死活要来瓜分大席的人。

苏苏是个什么人他太了解了,一个不开心玩死那些人也是有可能的。

“皇上,皇后娘娘性子野,放出去臣怕皇上日后头疼。”作为虞青苏的亲皇叔,虞珩觉得自己有必要先说一下。

不需要日后,他现在就已经很头疼了。戚楼时幽幽冒出一句,“她已经是第三次被孤罚抄佛经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方镰和朝骆是想笑又不敢笑,憋着难受。

皇上做得真棒!

大快人心!

虞珩额前青筋跳了一下,看着戚楼时高深莫测的模样,打心眼里十分同情他。

看着肩膀一怂一怂的两位,戚楼时冷声开口,“想笑就笑,抽羊角风似的。”

两人不约而同的笑喷,他们是有多久没看到苏苏被罚抄佛经了?

“今年的大朝会,皇上有何安排?”比起方镰和朝骆两人,虞珩倒是稳重了不少。

“一年一次未免繁琐,改成两年一次省得年年麻烦,到时候上贡的贡品多加一些,丞相以为如何?”

隔两年举办一次,倒是不错,时间不会太久让附属国生异心,还有就是他们大席不需要太忙。

“臣以为可行。”虞珩抬手一揖。

朝骆和方镰也都认为可行。

在商量了一些事宜,三人就告退出宫了。

三人前脚离开,戚楼时的赏赐后脚就到。

一个一箱子,可见这三人有多得圣心。

入夜之后,又到了翻牌子。敬事房太监端着牌子来走了一个过场,而后就回去了。

皇上除了歇在皇后娘娘那儿就是歇在宸央宫,至于其他后妃,得了吧,被临幸的次数少之又少。

《暴君的病娇皇后》 免费阅读章节

《暴君的病娇皇后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